早在去年年初,北大、清华两所高校曾对近千家中小企业做过一次调研,其结果显示,疫情影响下,85%的企业可能最多维持3个月。毫无疑问,疫情之下,想要突出重围的创业人们要面临更大的挑战。出境旅游成为国内唯一一个还没有复工的行业;截止去年10月,迟迟开不了门的线下培训机构,注销数量多达13.6万家;共享办公企业的倒闭,也成为寻常事…… 就连自救也是收效甚微。


有出境游企业在线上卖生活用品,月营收从4000万骤降至100万,还要庆幸“苍蝇再小也是肉”;有旅游平台重点发力线上相亲交友业务;还有教育公司老板转身成为线上主播。在2020年,很多行业都在纷纷上演着一场场魔幻现实大戏。幸运的是,各行各业总有那么一群创业人始终坚守。2021已来,于这些创业人们来说,度过这次“战争”,才算经历过战火,届时将成就一个个无坚不摧的战士。


1.jpg



微弱的生机

疫情之下,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展自救行动,但大浪淘沙,想要活下去并不容易。出境游创业者们在2020年曾采取了各种措施——裁员、降薪、变卖实体资产、业务向国内靠拢等,但收效甚微。


贾建强向「创业最前线」透露,为了方便用户的旅游生活,6人游网站原本有“严选”版块,主要售卖旅行箱、插头、打包带等旅游相关产品。但从去年3月开始,疫情还没有好转,为了增加收入,贾建强不得不增加了绘本、酒店套餐、京郊民宿等生活用品和旅游类相关产品。


“其实收效甚微,商城一个月的营业额只有100万左右,与原来一月4000万收入相比,千差万别。”但如今的100万收入也很珍贵,贾建强无奈道,“苍蝇再小也是肉,总比没有好。”压力很大,但6人游坚持没有裁员,因为贾建强深知公司难,员工也难,要做的事情是快速恢复收入,保障员工生活。除了商城之外,6人游调用产品技术团队为朋友公司开发项目,开拓了护肤品品牌的直播零售业务,快速消化团队成本,“确保公司在疫情恢复前能够维持1-2年。”贾建强表示。


7月14日,国内跨省游放开后,贾建强也马不停蹄地上线了国内游业务。过去几年,6人游积累了一批高端客户,境内游开放后,贾建强开始帮用户做定制服务。“我们以往一年的推广费用就要1500万,现在已经把所有的推广费都停掉了,完全基于老客户服务。”虽然国内有部分市场,但对6人游来说,影响还是不小。贾建强表示,“国内毕竟客单价低,如今航班机票处于便宜阶段,曾经境外游往返机票都要6000元,现在国内往返机票也才1000元左右。”


加上旅游业本身就是特殊行业,黄金周之后客人会骤减。因此,公司还是处于微亏状态。“但只要企业别死,就是胜利。”贾建强坦言。事实上,6人游的艰难处境并不是孤例。主打周末活动旅游的互助网创始人刘柏龙告诉「创业最前线」,如今旅游业的日子过得艰难,他也不得不为了节流,劝退了公司三分之一的员工。与此同时,他身边也有不少曾在各大旅行社工作的朋友,开始做微商赚钱。“基本什么都卖,但根本不赚钱。”刘柏龙透露,大部分人三、五天才能卖出一单,一单只能赚几块钱,一个月能赚1000元的都是少数。


此外,他身边认识的不少旅游从业者,不得不转行卖保险、送外卖和做房地产销售。刘柏龙认识一位出境游创业者,2019年曾拿到过一笔融资,公司有100多人的团队。现在公司生存不下去,已经裁到五、六个人。“前段时间听说他们要通过做视频社交自救,但做了一个多月,现在也没什么动静了。”12月27日,随着疫情反复,北京文旅局宣布,元旦、春节期间将严控进出京旅游。因为零星出现的病例,旅游业也不得不再次谨慎对待。没有被疫情“杀死”的旅游业,恐怕还需要再熬过一段艰难日子。


2.jpg



冬天之后

大浪淘沙终得金,千锤百炼始成钢”。行业被强行按下暂停键,创业人虽然迷茫,但乐观地看,各个城市、各种业态的发展结构经历巨变,也不失为重新审视行业和公司的契机。以旅游行业为例,刘柏龙明显感觉到,用户的决策方式正在朝碎片化方向改变。比如,从前是想要旅游的人群通过马蜂窝等平台,主动了解旅游目的地。如今,用户往往会通过小红书、抖音等被动种草的方式触动旅游动机。


同时,为了安全考虑,旅游行业更倾向于将人数控制在30人以下的小团游和自驾游。且相比此前远距离如西藏、云南、新疆以及境外等旅游目的地,消费者更倾向于周边就能解决的短途游。此外,刘柏龙发现,私域流量的应用,将成为各行各业的趋势。据悉,自助游平台有十几个客服微信号,每个号都有5000个用户,建有几百个用户群。“通过私域流量的推广运营,比公众号的转化效果还好。”


贾建强也发现,疫情后,消费者对旅行品质的要求开始变高。今年五星级酒店或者五星以上的度假村、高端民宿的需求很旺盛。他表示,大家都将安全卫生放在第一位,在京郊旅游时,住个院子要花费2000-3000元,用户也能接受。线下品牌的线上化、以及提高对用户的服务意识,考验的都是企业们的内功。教育往线上转移自不必说。


根据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截止2020年3月,国内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4.23亿人次,占据了全国网民数量的46.8%,较去年6月增长1.91亿,增幅高达82%。在资本市场,2020年1月-12月,在线教育行业领域可查的融资就有91起,总额约512亿元。


刘伟则认为,通过疫情,共享办公企业或许也到了找寻新玩法的关键时刻。共享办公诞生初期,客户群体以初创公司为主。但初创企业的业务本身就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。因此,以单个工位进行租赁的共享办公,刚好可以针对性地改善商业办公室租赁市场灵活度不足的问题,并从房租、交通、其他增值服务上,为创业企业减轻压力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共享办公企业又是一个特殊的“二房东”模式,上有收租的大业主,下有艰难的创业公司客户。一旦招商情况跟不上,就很容易遭遇资金链断裂的风险。因此,刘伟认为,将本来服务的对象,从创业者转变成政府平台,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方式。


刘伟告诉「创业最前线」,在今年年初,他们给某地政府的共享空间做招商服务。虽然空间是2019年年底装修完毕、2020年1月开始试运营,但因为有地方政府给出的扶持计划,因此招收高新技术企业的过程非常顺利。“现在,我们的入驻率已经达到70%。”


可能商业世界就是如此,前方的荆棘或许拖慢了脚步,但也促使从业者们不断自我进化。经此一役,有部分企业或许就能抓住机遇、弯道超车。不可否认的是,线下机构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,一场优胜劣汰的风暴仍在持续进行。




首页

电话

客服

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