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种程度上,这得益于新冠疫情的影响,在后疫情时代,情势倒逼生产服务场景和消费场景快速线上化,数据显示,2020年以来,即使按照最保守的口径估计,中国远程办公企业规模超过1800万家,远程办公人员超过3亿人。


在大洋彼岸,亦复如是。今年一季度的时候,由于在线办公需求暴涨,全球供应链出现问题,电脑少见的出现缺货。连谷歌都宣布,没有多余的笔记本电脑提供给员工更新;在今年9月,在线视频服务商ZOOM的市值甚至达到了1400亿美金,超过了蓝色巨人IBM。


在国内,这个突如其来的风口中,云计算巨头林立,它们正在用以前可能需要3-5年的时间才能实现的目标,来度量当今想也不敢想的超速增长。


2.jpg


在2020年,似乎所有沾上“在线”两个字的业务,都在获得增长。


在线直播、在线办公、在线教育、在线展会、在线诊疗……当这些新的风口如花绽放时,人们很难忘记一个事实,即这些业务的开展基础,全部都必须建立在“新基建”的基础之上,如果说得更确定一些,那就是云计算的基础之上。


凭着疫情而来的临渊一跃,和国家顶层设计的支持,云计算厂商们渴望的大航海时代似乎提前到来了。一位云计算厂商的销售高层告诉「子弹财经」,现在的销售场景是:从2019年以前的“挨家挨户”式的登门拜访,变成了企业们排着队等着“上云”,其热情程度好似在抢购降价的冬储大白菜。


的确,伴随新基建推进、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的增加,云计算行业获得了巨大的发展空间,成为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、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。但是,这个行业绝不是一个蛋糕均分的领域,它的“大机会时代”不仅限于已经在赛道头部的企业们将获得机会,在行业的“结合部”,也有不少企业春心萌动。


但没有谁敢说自己赢了今天,就能赢了明天。互联网的马太效应固然比较钟爱巨头,但这是一个技术不断嬗变的行业,弯道超车或者换道超车的机会也随时存在,因此“不机会主义”的冷静看待未来,“活下去才是胜利”似乎才是真正适应这个行业的金科玉律。


季昕华是这么解释的:“中国的互联网格局,导致巨头之间往往伴随具体业务的竞争,所以他们对数据的中立化非常敏感。而在中国云计算赛道的头部企业中,其余几家都存在各种交错和交叉,而相反,UCloud在头部赛道的五强中,是中立属性最明显的,加上用户对我们的技术实力的认可,使我们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定位。”


3.jpg


其中我们也不难注意到一个现象,中立国可能经济很发达,但总体来说,一般都不是大国,因为大国总是难免被牵扯进各种复杂的国际关系之中。


所以,如何在保持中立和公正的基础上,做大做强,是企业应该及时处理的问题之一。明腾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着眼全球,服务中国,为宣传推广祖国的生产制造业型企业、服务型企业贡献力量!






首页

电话

客服

咨询